犹待未归人

霆峰狗,无墙头,西皮洁癖超严重。

[rps]做个梦给你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可是看到那些旧糖真的心里好暖

舟渡:

纪念日快乐,你们两个要永远快乐啊。


- - - - -




做个梦给你


 


被碰到肩膀的时候,李易峰才发现自己睡着了。


 


空调打得太足,醒了才觉得冷,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有些迟钝地抬头。他的背后虚搭着一双手。他觉得自己或许还没有睡醒,手的主人居然是陈伟霆。


 


李易峰马上坐了起来,陈伟霆白底黑纹的棒球外套滑下来了一半。


 


“不好意思啊,把你弄醒了。”陈伟霆很快地说。他看到眼前混着惊慌与抱歉的一张脸,脑子里变很乱,摇了摇头说没关系。陈伟霆呼了口气,说那就好,又搓了下手臂,他才注意,陈伟霆还只套着那件贴身的白T。


 


李易峰把棒球外套脱下来,递到他面前,说:“还给你。”


 


他当然以为陈伟霆会欣然接受自己归还回去的好意,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陈伟霆略微瞪大了双眼,甚至凑过来,像是要因此同他理论一番。有点近了,李易峰心跳忽然快了起来,他看到快要对不上焦的,陈伟霆新剪的刘海。


 


李易峰猛地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他说,陈伟霆只好把那些话都吞回去。“好。”他补充道,“其实你还可以再睡会儿沃,刚刚导演说正式录制的时间延后二十分钟了。”


 


李易峰点点头,拉开门,慌不择路就走掉了。真令人奇怪,明明他早已经习惯陈伟霆这人时不时的小动作了,什么事没做过,换作现在竟然还会不知所措。可能是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这件事情,李易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梳起来定了型,白衬衣扎在高腰西裤里,是再熟悉不过的造型。


 


真玄幻,他回到了三年前的过去。


 


他们一起出场,手里那把剑好像更重了一点,他快要提不起来了,偏偏陈伟霆还很配合地做出被刺中的表情和动作,李易峰想着这一次忍住不要笑,结果还是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


 


他才发觉自己还记得很多事情。


 


他记得陈伟霆侧过头看着自己的眼睛,三年前他没敢回看,三年后他也还是不敢。


 


他记得自己叫他帮忙演戏,陈伟霆完全没犹豫地往地上躺,不让他起来,他就真的不会起来。


 


他甚至也记得游戏的大概顺序,但真的没办法提醒,陈伟霆还是输,还是反应慢半拍,被罚喝酒,他想说你不要再那么老实喝那么多。陈伟霆一定不知道,那时候他喝过酒后,是如何跟住自己转来又转去了。


 


他也想过如果时间能倒退,过去的某些时刻能够重来一回。


 


那么他一定不要在因为理不好陈伟霆的皮带而小小地生气时那么快地原谅他,要陈伟霆再冲他多扭几下,再很没办法地说他傻。


 


他也一定要再戳一戳那个并不很危险的箭头——哪怕陈伟霆还会觉得他不听话,他也认了——没有人知道,他很想念陈伟霆不由分说拽过来替他检查,霸道得叫人脸红的那个时候。


 


他还想问一问陈伟霆那个未解之谜。他想问为什么,那时你先擦了嘴边的水,如果你没有,会不会就同我十指相扣。他想问为什么,吐血时你要捏住我手腕,在台上和在心里,都让我逃不开。


 


他没有收回那句“滚”,因为他自私地想要陈伟霆再走过来一遍,揽住肩膀哄一哄自己,他承认。陈伟霆也真的来了,细声细语地同他说着什么,李易峰其实没有听清。时隔三年的重逢叫他有种近乡情怯般的震动,他想世上可能——一定不会有人再比他有幸,能够独享陈伟霆式的温柔。


 


陈伟霆揽他到后台,说:“峰峰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但其实他已经没在气,只是潜意识里仍有要逗弄陈伟霆的心理,便板起脸问:“你错在哪里?”


 


陈伟霆乖乖承认错误:“我错在不该把血弄到你衣服。”


 


“然后呢?”


 


陈伟霆略一迟疑:“然后……不该在你生气的时候还在得意。”


 


“还有什么?”李易峰继续问道,他本意只是想再听听陈伟霆的好听话,可陈伟霆却不讲了,表情不太好地看着他。不说就不说,他鼓了鼓嘴,看陈伟霆一脸隐隐慌张的样子反倒挑眉。


 


陈伟霆摸了摸鼻子,惴惴地说:“对不起,我不该在你刚刚睡着的时候……偷亲你。”


 


- - - - -


 


毫无预兆地,李易峰就醒了。


 


窗外街景飞逝,他霎时有点不知今夕何夕,以为是梦的时刻却竟是真的,不当它是梦,又总归要被拉回到现实中去。


 


李易峰翻了翻手机,被日期提醒。他忽然很想给陈伟霆打一个电话,告诉那个人,自己有点想他。


 


陈伟霆接了,听起来心情很好,叫他名字的时候都在笑。李易峰也笑了,他想幸好现实也是令人欣慰的,给了自己可以为之纪念,并且一直纪念下去的意义。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诶,我问你,三年前我们录的那场快本,你还记不记得,录制之前我睡着了么?”


 


陈伟霆顿了一下:“好像……睡着了。”


 


李易峰坐起来,张了张口:“那,那你有没有,偷亲过我?”


 


电波里没有很快传来回音,陈伟霆在沉默。


 


他屏住了呼吸,听到陈伟霆说:“你怎么知道的。”



评论

热度(495)

  1. 坠die饭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想谈恋爱了!
  2. 犹待未归人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可是看到那些旧糖真的心里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