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待未归人

霆峰狗,无墙头,西皮洁癖超严重。

【原创】文坑的自救

突然背后一凉,还好我挖的坑不多,但是emm……填不填……

林朵:

我是一个坑。


 


不是指路面上凹下去的那种,而是因为一篇连载小说半途而废而产生的那种。


 


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我是一个坑灵。


 


万事万物皆有灵气,小说故事也不例外,每个故事从它被正式写出来的第一个字起,就会集聚文字中所蕴含的灵气,产生一团有自我意识的生命体,叫做坑灵。


 


跟传说中的狐妖花精没有本质区别。


 


跟狐妖花精都想修炼成仙一个道理,我们坑灵也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为写作者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好让自己的本体从坑变成完结文,造福于广大读者,为他们提供一个完整的好故事。


 


作为回报,我们坑灵也能荣登神域,尽享供奉,美好生活无穷尽。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使命诞生的。


 


***


 


不过从诞生的第一天起,我就意识到了自己这胎投的不怎么好。


 


因为我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创造者,一个年轻的女写手,背后附着的坑灵密密麻麻,排着长龙。


 


吓的老子打了个激灵。


 


这得坑了多少文才能积攒下来这么多坑灵!


 


这可不妙,一个主子背后的坑灵太多,意味着她是挖坑不填的惯犯。而本体被半途而废,是每个坑灵最害怕的噩梦。


 


每个坑灵的存在都是有时限的。


 


这个时限就是读者还惦记这个坑的时间。


 


无论原来连载时读者有多热情,一旦断更太久,再长情的读者也会被新诞生的坑灵给引诱走。


 


等到最后一个读者也不惦记这个坑了,别说妄想升仙,连人间也没有我们坑灵的位置了,只会彻底的魂飞魄散,空留那些文字的残骸在。


 


所以决定我们坑灵命运的关键在于,主子靠不靠谱。


 


倒霉的是,我这位主子,显然极不靠谱!


 


***


 


但好歹是新开的坑,主子没那么容易弃,所以我的处境暂时安全,在兢兢业业提供灵感之余,还能抽空跟其他坑灵混个脸熟。


 


听它们说,主子算得上一个小有名气的业余网络写手,写过不少受欢迎的作品。


 


但是她的坑品,就超超超——坏的。


 


经常是灵感爆发时鸡血上头,挖了个大坑,等坑灵成型了,读者也跳坑里蹲好了,这家伙的兴趣就往游戏/小说/电影/撸猫之类的事上一转,假装没事儿人一样跑路了。


 


任凭坑底鬼哭狼嚎,也再不往坑里多洒一把土。


 


所以,她在读者当中有个绰号,坑王。


 


***


 


跟着这么一位不靠谱的主子,我每一天都过的煎熬,每当看她去上班/逛街/撸猫,甚至只是某章节写到一半,瘫沙发上看个电视吃个薯片,心情都要颠来倒去抖三抖。


 


只有看她坐在电脑屏幕前认真敲字更新时,才能稍微心安。


 


别得意的太早。有些老坑灵在我旁边阴阳怪气。她以前也是这么对我们的。


 


看吧,除了担心被主子坑,我一个老老实实的小坑灵,还得面对另一层麻烦。


 


坑灵也是有江湖的。


 


那些过气大坑,看到我这样正受主子宠爱的当红小坑,满脸嫉妒都不带掩饰的。


 


光是开嘲讽也就罢了,某些过气坑的手段还不怎么正派。


 


有次我刚为主子提供了大量灵感,累的头昏脑涨,却发现有个老坑灵正凑在主子耳边说:这篇文有什么好写的,是猫不好撸?剧不好看?还是逛街不好玩?别这么辛苦地填坑啦,不如先歇会儿吧?


 


主子虽然听不到我们坑灵的声音,但保不齐潜意识里也会受到暗示。同为坑灵,居然有如此道德沦丧的败类,为了自己有出头的机会,不惜拉我垫背!


 


我发疯一样地冲过去把它从主子身边挤走,又是一阵不计成本的灵感轰炸,累的自己简直要口吐白沫虚脱过去。


 


唉,生活就没有“容易”二字。


 


***


 


可主子并不体谅我的辛苦,就这么一直没规律地更着文,有时一天更新两三次,有时又连着好几周都不写一个字,每时每刻都散发着要断更的咸鱼味。


 


这简直像是在受凌迟,一刀一刀割的我嗷嗷难受。


 


但真正的噩梦在后头。


 


某天晚上,我眼睁睁地看着主子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又删掉,吃了两颗草莓,去了趟洗手间,喝了半杯酸奶,有人敲门,应该是订的夜宵送到了,在起身去取外卖之前,她挠了挠脑袋,在文章末尾为眼巴巴等更新的读者写了一句:没热情了,这坑以后还填不填,随缘。


 


如果老子有实体,一定要揪住这懒鬼的脑袋往键盘上按!


 


可惜我没有,我只是个人畜无害,什么也干不了的小坑灵。


 


***


 


之前嫉妒我的坑灵们愉快地看我加入了它们,可能还有点小期待,期待这女人能良心发现,填点以前的旧坑。


 


怎么可能。


 


主子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一个写手的自我修养,每日沉迷享乐,连着好几个月都没写一个字。据老坑们说,以前她也时不时断更,但总是会再挖新坑,从来没有过这么久的空窗期。


 


难道,她真打算洗手不干了? 


 


这世上最糟糕的事莫过于失去希望变咸鱼,许多坑灵开始认定这个女人不会再动笔,成天蔫儿了吧唧的,灵感也不产了,宠幸也不争了,个顶个的要死不活。混在这样一群了无生趣的同伴当中,我的丧气指数每天都在蹭蹭上窜,时不时还会看见有其他坑灵人间蒸发,日子过的无奈又惊悚。


 


在某个浑浑噩噩的午后,我突然从混沌中惊醒。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干坐着等死!


 


我要积极展开自救工作!


 


***


 


其实坑灵也不是全然受主子的掌控,一点自主权都没有,事实上,我们也有对付主子的办法。


 


最常见的办法,就是附在主子身后当背后灵。


 


特别是当他们贪图享乐的时候。


 


像是跟朋友聚餐的时候,或者窝在沙发上追新剧的时候,我们就悄悄咪咪附在写手肩头,提醒他们,还有一些可爱的小坑等着你去填呢。


 


虽然主子们没法直接听到我们的声音,但却会感到自己背后掠过了一阵阴风,特别的凉飕飕。


 


比如这周末,我的主子出门与其他几个写手一起寻欢作乐,他们聚会的咖啡馆就是一处坑灵大型自救现场,各家坑灵都跟那儿卖力地兴风作浪,聚集起来的阴风足以让咖啡一端上桌就凉透。


 


这店里的空调也开的太猛了。写手A抱紧了自己的双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看不到,自家的几个坑灵正趴背后鼓着腮帮子拼命吹冷气儿呢。


 


是挺冷的,但又不像是吹空调的那种冷。写手B附和道,虽然她背后的坑灵只有一个,但她的表情却最为不安。而是一种心头发毛的感觉。


 


什么?主子将注意力从面前的焦糖布丁上分出来一点点,抬头问道。


 


呃,这很难形容。写手B吞吞吐吐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要紧事没有干完就跑出来浪了,玩的不安心。


 


是不是还有点心虚和愧疚?!旁边的写手C突然插嘴道。就是良心隐隐作痛的那种!


 


对对对!没错!写手B承认道。你点醒我了!是良心在痛!


 


哇,你们都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良心在痛了?主子很好奇。


 


好像是因为……写手B应该是脸皮最薄的一个,表情有些羞涩。有篇写到一半的稿子,答应了编辑这周末要交稿的,结果我到现在都没码一个字。


 


她说这话时,背后的那个坑灵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果然,它赢了。


 


没过多久,这位忍受不了良心煎熬的写手B,拒绝了其他人待会儿去看电影的提议,毅然决然跑回家填坑去了。


 


我明白为什么是这位写手背后的坑灵最少了。


 


有了成功案例,大家阴风吹的更加带劲,但几位姑奶奶却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尤其是我们家主子,明明背后坑灵最多,大家吹起的阴风都开始打龙卷儿了,却连她的一根发丝都撩不起来。


 


你们两个不也说良心在痛来着。主人不仅不受阴风影响,还有心思笑眯眯地调侃其他人。怎么不跟人家学学。


 


两位写手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一人接一句地解释道:


 


虽然良心是在痛。


也知道自己留个大坑不填不应该。


但也还是会坚持摸鱼的。


填坑是不可能填的。


懒癌是不可战胜的。


良心痛这种小事情就不要在意啦!


 


等两人笑嘻嘻地说完,我看见她们背后的坑灵统统一秒钟吹气变吐血,场面十分惨烈。


 


哦。主子点头表示理解。


 


那你呢?写手A反问道。你不也那么多坑没填吗?良心从来不会痛的?


 


良心?主子笑的没心没肺。我可没有那种东西。


 


在我们坑灵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这个世界上,有极少数的写手,天生就对坑灵催更这种事绝对免疫,对于我们坑灵的怨念,就像是自带金光护体,完全没在怕的!


 


像我的主子,资深坑王,很显然就是有这种不要脸的天赋。


 


***


 


但区区这种小挫折是不可能让我放弃的!


 


此计不成,小坑我又心生一计。


 


我们坑灵不仅与作者有链接,跟读者之间也存在情感链接,这可以提供灵力,让我们能给读者们托个梦,重温一下剧情什么的。


 


这样就可以保住他们对我们本体故事的热情,煽动一下他们对于故事后续的渴望,然后去文章下面留言,好话说尽,催促更新。


 


很多写手面对读者的催更,容易心软。


 


当然,前提是要先选一位靠谱的催更代理。


 


通过对读者清单的仔细梳理,我锁定了一位狂热读者,她长期追着主子多篇连载文,看文看的透彻,逻辑好文笔棒,让她来担任催更大任最合适。


 


夜深人静,我兴奋地做着热身运动,把自己小小的灵力都聚拢起来,打开了一条去往读者梦境的通道。


 


但正当我猫腰想要钻进那个梦境时,却被一股大力撞飞出去。


 


撞开我的是另一个老坑灵。


 


它是主子当年最早挖的坑之一,虽然一直受到长情读者的缅怀,但主子自己早就把它忘了,这些年来就只能这么干熬着,既升不了仙又挂不了,日子难捱的很。


 


所以它的性格也就格外尖酸刻薄,以前我还当红时,没少对我开嘲讽。


 


鉴于一个梦境只有一张入场券,这老家伙肯定是看到我催更代言人选的好,非得来抢。


 


看它撞开我时那个驾轻就熟的样子,说不定早就盯上我了,就等着最后一步来抢夺胜利果实呢!


 


可生气归生气,我除了干着急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卑鄙的老坑灵从梦境返回时,一改之前死气沉沉的老面皮,笑的春风得意马蹄疾。


 


看来是在梦中跟那位读者勾兑的不错。


 


第二天,那位热心读者果真跑去主子最早发表文章的老论坛上,把那个它的本体给挖了出来,写下了言辞恳切的催更留言,希望主子能重拾初心,哪怕用上大纲式更文法,也该把这篇文完结了,给苦苦守候的读者们一个交代。


 


不得不说,写的是真好,连主子脸皮这么厚的,都被触动的脸红了一下。


 


当天晚上主子推掉了朋友聚餐,坐在电脑前,把那篇老文反复看了好多遍,甚至已经打开了文章编辑页面,一副打算继续填坑的模样。


 


老坑灵笑的满脸褶子直打颤,狂喜都快从那些褶子缝里漏出来了。


 


喂喂,不是吧。我在内心暗自吐槽。主子你是这么勤快的人吗?这人设崩的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我的直觉没有错,剧情马上就来了个大反转。


 


主子将鼠标放在文章编辑页面的删除按钮上,点击了“确定”。


 


下一秒,超级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本体被删除的老坑灵,明明笑容还凝固在脸上,却是立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而且不同于其他被读者遗忘的坑灵,消失时是慢慢变得透明消散,这家伙,它……它……它是整个灵体直接原地炸裂,纯白色的灵浆漫天飞溅,迸得周围的坑灵满身都是!


 


如此惨烈的场景把我吓傻了,只会愣愣地立在原地,下意识地抹了把脸。


 


原来,灵浆的手感是黏糊糊的。


 


而主子则是松了口气,倚在椅背上愉快地自言自语:这样就再也不怕有读者来挖坟啦!


 


我被这个丧心病狂的理由惊呆了,顺便把让读者催更这个计划摁死在了心底。


 


万一惹毛了主子,一言不合就删文,那我还玩个大头鬼啊!


 


***


 


亲眼目睹先前那一幕给所有坑灵都造成了极大的惊骇,催更是不敢催了,活着又没有完结的念想,大家连仅有的一点活力也被耗光,哪怕身边不断有坑灵因为被遗忘而消失,也没有丝毫动容,满脸都写着麻木。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某一天早上,我发现自己的灵体开始变得有点透明!


 


完蛋了完蛋了!我被吓得浑身哆嗦,痛哭流涕:我还不想就这样跟这个世界说再见,我不要被遗忘,我不要消失,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其他坑灵则一脸漠然地飘远,已经见惯不惊了。


 


不,不,不。


 


我绝望地嚎啕大哭。


 


这不是我的结局,我不接受这样的结局!


 


***


 


或许危机意识真的会激发潜力,在极度的惊恐之中,我竟然,又想到了第三条路!


 


我们坑灵被主子坑久了,多少都会积攒些怨气,当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形成一种强大的武器。


 


不是用来对付主子的。


 


而是用来对付,别人家的坑灵。


 


有一句老话,叫“坑人者,人坑之”,指的就是我们这种本事。


 


利用这种满含怨念的力量,我们可以攻击任何别家坑灵,不受物理空间的限制。


 


受到攻击的坑灵不会挂掉,但为写作者提供灵感的能力会被暂时封印,写作者灵感中断,故事就会写不下去,时间一长,没准儿就真的坑了。


 


这样,追文的主子就会感受到文章断更的彻心之痛,将心比心,体会到了读者们的悲伤,说不定会良心发现去填坑。


 


即使她找不回那颗本来就没有的良心,至少,也受了自作自受的苦,算是我们坑灵实现了一次小小的报复。


 


不过由于这种方法太过阴损,不仅是对主子的背叛,还可能连累别家无辜的坑灵,所以被整个坑灵界默认为突破了道德底线,使用者都会被定义成大反派,还是不能被洗白的那种。


 


换做以前,要干这么恶毒的事,我真是狠不下心。


 


可是,值此生死存亡之际,没良心的主人却过得逍遥自在,与我们的悲惨形成强烈反差,我就忍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决定了,即使牺牲自己的底线,也要给她一个教训!


 


哼,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


 


不过要对付主子脸皮这么厚的,光靠我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 


 


可其他坑灵虽然窝里斗的厉害,但说起要用封印的方法对付别家坑灵,又都纷纷认怂,表示这种事太阴损,自己不想当反派跟主子对着干。


 


但我没有气馁,而是大声发问:主子她对我们究竟好不好? 


 


其他坑灵面面相觑,有人小声嘀咕道:不好。


 


我又接着发问:她虽然创造了我们,可她有没有肩负起挖坑要填的使命?!


 


这次回应的声音稍微多了几个:没有。


 


既然她把我们都坑了,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联合起来坑她?!我越说越激动。坑她的我们不会是反派,而是正义的英雄,因为……


 


我顿了一下,环顾四周,深吸了一口气。


 


挖坑不填的她才是真正的反派!


 


大家都被震惊了,一时间,无人发声。过了一会儿,有坑灵开始鼓掌,掌声迅速传染周围,越来越热烈。而我也顺势拿出演讲稿——那份跟主子一起看二战电影时,跟电影里某位大人物所学的稿子——高声朗诵起来:


 


我们要战斗到底!我们将在她追剧时战斗,我们将在她撸猫时战斗,我们将在她吃夜宵时战斗,我们将在她敷面膜时战斗。我们绝不投降!直到创造我们的主子,拿出她所有一切的力量,来拯救这个满地是坑的悲惨世界!


 


这段演讲的效果,是大家热情而坚定的欢呼,曾经互相排挤的坑灵们,无论老的新的,都放下了间隙,一致联合起来,组成了坑文小组。


 


而我对此一丁点儿的道德负担都没有。


 


主子啊主子,都是你挖坑不填的无耻行为,早已引发了众怨。


 


***


 


之后我们按计划行事,先是确定主子最近在追哪些文的更新。并发现其中有一篇,她几乎每天都要打开网页刷好几遍看更新了没有,痴迷程度前所未见。


 


这篇文被列入了重点攻击名单。


 


各种满含怨念的封印之力都朝那个可怜的坑灵身上招呼。


 


攻击的效果很快显现,那篇文的更新渐渐慢了下来,主子不再像之前每天下班回家就优哉游哉地撸猫,而是抱着手机点刷新,一遍又一遍。


 


没有更新。


 


主子心情有点烦。


 


我们就趁热打铁,将主子其他感兴趣的文也一一封印了,让她没法转移视线。


 


主子的烦躁更明显了,连猫都不撸了。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喜欢那篇连载文,其他文停更了也就忍了,这篇文一停更,就在沙发上难受地滚来滚去,嗷嗷乱叫。


 


嘿嘿。我心头充满了大仇得报的快乐。叫你挖坑不填。


 


***


 


眼看主子已经抓狂到了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刷新一遍页面看有无更新的状态,我认为时机成熟,发动托梦技能,潜入了主子的梦境。


 


是的,只要把大家的灵力积攒起来,我也能给主子托梦。


 


因为是在梦中,所以主子不会觉得跟一个坑灵说话有什么不对劲,我可以大大方方告诉她,之所以她现在追的连载都坑了,是因为她自己也挖了太多坑没填。


 


人在做天在看。我义正言辞道。乖乖把你以前挖的那些大坑都填了。


 


主子一脸不情愿:不要。


 


我有点急:为什么?!


 


因为我挖过的坑,这辈子都填不完。主子还是那副没脸没皮的尿性。一切,都随缘吧。


 


啊呸呸呸!随个毛线的缘啊!我要气炸了,正想再吓唬她一番,灵气用尽,被强制退出了主子的梦境。


 


看着主子打着小呼噜睡的美美的样子,我只想朝她翻一万个白眼。


 


***


 


但这个梦也不是全然没用,主子醒来后,居然打开了一份空白文档,露出思索的神色。


 


难道,她又打算挖新坑了?


 


并没有。


 


她只是……开始写长评。


 


挖坑无数坑人不倦的主子她,居然开了个小号,每天都在那篇断更的文下面写留言,花式催更。


 


我对此心情复杂。


 


一方面,我觉得很解气,主子总算是尝到了自己曾冷漠拒绝的那些催更读者的心酸。另一方面……


 


你有这么多时间写长评,为什么就是不肯去给自己挖的坑洒把土呢!


 


***


 


之后的剧情,连我们这些见惯了大脑洞的坑灵也没预料到。


 


主子的长评写的精彩,很快引起了那篇文的作者注意。两人开始在网上频频交流,聊得投机,并且很凑巧地发现两人就住在同一个城市。于是线上的交情很快就延伸到了线下,对方主动约主子见面。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坑灵都集体打了个寒颤。


 


主子一个女单身狗,要去跟另一个聊得投机的男单身狗见面。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有可能会脱单!


 


一个靠写文打发寂寞时光的单身女青年,一旦脱了单,那她还有个鬼的心思来写文啊!


 


这个危机对我们的打击无比巨大,原有的联盟迅速瓦解,大家又返回了之前那种生无可恋的咸鱼状,甚至更糟。


 


有些坑灵连上吊的绳子都准备好了。


 


呵呵。


 


***


 


主子出门那天,我们全体坑灵都跟着去上刑场了,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发现主子对面坐着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


 


他背后跟着的坑灵数量,跟我们这一群也差不多。


 


敢情是两个坑王的会面!


 


两位坑王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背后的两群坑灵,则是相顾无言,如丧考妣。我们这边还多了些愧疚,毕竟之前为了一己私利,联合起来封印了对方坑灵中的好几位。


 


结果最后谁也没讨到好,现在大家要一起完蛋了,连吵架也没力气。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灵体越来越透明,果然是大限已至。


 


耳边传来主子和对方讨论故事剧情的声音,正好是最先被我们封印的那一篇,在主子的追问下,那个男生透露了后面的大纲剧情,只要稍微润润色,差不多也能算完结了。


 


我对此百感交集。


 


真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损人不利己的反派确实当不得。你们看,现在原先被我们坑的文要升仙了,而当了反派的我,却马上就要灰飞烟灭……


 


就在这时,那个男生突然来了一声惊喜的大喊:那篇文原来是你写的!?


 


诶?我正在消失的灵体立即中断了自毁进程。


 


我没听错吧?这男生提起来的那篇文,不就是我的本体故事?


 


嗯。向来脸皮很厚的主子居然诡异的脸红了。是我写的,只是前段时间坑了……


 


男生看起来有点失望:我之前还很喜欢那篇文的,可惜。


 


呃,那个……主子的脸更红了,声音也温和的完全不像她之前的人设,她抬头看向对方,双眼闪闪发亮。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继续写下去的。


 


幸福来的太突然,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继续围观那个男生激动的一把抓住主子的手,冒冒失失地喊着:那太好了!


 


这家伙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将手收了回来:抱歉,那个,我真的是太喜欢你,哦,不不不,是太喜欢你的那篇文了。


 


而主子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介意,我甚至看到她狡黠地偷笑了一下:那你也把之前坑掉的那篇文继续写下去,好不好?


 


***


 


万万没想到,让我这个坑重新开始被填的原因,真的是,随缘!


 


随的还是她跟另一个坑王的缘。


 


没过多久,两人就开始了正式交往,然后发现彼此都曾跳过对方不少坑。


 


在他们互相嘲笑对方挖坑不填的同时,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奇葩异常,举个例子:


 


那个坑我很想知道结局,你能不能抽空填了?


 


遵命,老婆大人。


 


哈哈,老公你太棒了,对了对了,我也有一份生日礼物要送你。


 


什么啊?


 


你上次说的那个很多年前跳过的坑,我把大纲找到了,最近偷偷写好了,给你一个惊喜!


 


啊!老婆我爱你!


 


以上日常对话省略一万字。


 


***


 


总之,命运就是如此的难以预料,在两人没羞没臊秀恩爱的同时,居然也有不少老坑开始被填了。


 


尽管由于两人平时还要忙着约会、吵架、和好,填坑速度很慢,有时还会一起开开脑洞,讨论剧情,顺手再挖几个新坑之类的,但至少给了我们这些原本已经绝望的坑灵一些盼头。


 


只要他们一直这样甜甜蜜蜜的腻乎下去,我们这些深坑,总有一天,会被填上,从此荣登完结文神域,静候幸福来临。


 


我对此深信不疑。


 


END




碎碎念:我打算从今年开始,尽量每周六固定更新一篇文,如果有余力,其他时间也会更新,哈哈,但愿自己能坚持吧……


---------------------------------


《反派有话讲》故事系列地址: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2)配角光环


(3)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4)文坑的自救


(5)恶魔小姐的交换游戏 (6)凝视深渊


(7) 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8)厨房里的女巫

评论

热度(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