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待未归人

霆峰狗,无墙头,西皮洁癖超严重。

慕冬木东:

我舅舅说,二十年前,那条江还很清,可以把白衬衣的倒影洗得干干净净。他觉得一个人好看,就多看了一眼。
大概只是因为这一眼,那个人站起身来对着他笑,问他,你放学啦?这么热,汽水喝不喝?我载你啊。

我舅舅说,也是奇怪了,那句“我不认识你”没有说出口,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摩托车很旧,蹭着江边的风不快不慢地走。那个人在风里说,我两个星期之前就见过你,一大早在四平街修自行车,怕迟到又不好意思催人家,急得只会跺着脚看手表。

你看自行车多麻烦,要不以后,我送你,我就在电厂上班,离你们中学不远。

我舅舅说,他那个时候没有答话,心里一直砰砰砰不得安宁,稍微想想事情就乱七八糟。

不过他说,他应该是挺高兴的。

因为那天的橘子汽水,真的是有生以来最最好喝。

我问他之后怎么样了?

他说,之后还有有生以来最最好看的露天电影,最最好吃的奶油冰激凌,最最心动的拥抱,最最无畏的年少。

可所有的一切,都换不回那个最最好的人。

【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80)

  1. 犹待未归人慕冬木东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