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待未归人

霆峰狗,无墙头,西皮洁癖超严重。

花儿与少年

.:





出发的当天。




团队成员在首都T3机场集合,眼看着过了集合的时间,星空蓝和晓波还没到。




这时候,星空蓝打来电话,抱歉的说堵在路上了,让团队先走。




团队目前还没选出来谁是导演谁是leader,一线小生因为最有镜头经验,姑且先当个统筹的,便问星空蓝,那你怎么办。




星空蓝说,我们坐下一班的航班赶来和你们汇合。




一线小生看了看手里的信封,现在团队所有的经费都在自己手里,把情况跟星空蓝解释了,说,那怎么着,你先垫着,到了我再给你?




星空蓝笑了笑,说,没事的。








星空蓝挂了手机。




晓波坐在副驾驶,双手垫在脑袋后头,看着堵得纹丝不动的道路,再看看肉眼可见的T3航站楼,说,哥,你知道这叫什么?




星空蓝询问的看晓波。




晓波说,这叫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T3,你在T1。




星空蓝一笑,说,到了之后,我们买最近的航班。




晓波嗯了一声,但叮嘱,别买头等舱,省点。




星空蓝从善如流,说,好。










一线小生把钱平均众人。从现在开始他们只能使用这一点经费。




bill带着小毓泰来到柜台前,用现金付了两张机票。




但柜台工作人员退还了一部分零钱。




bill诧异,这是?




工作人员笑着说,我们公司正在搞活动,十二岁以下的小朋友免收儿童旅客机场建设费,燃油附加费按照成人旅客的50%收取。




说罢,还从柜台的任意取用糖果盆里拿了几颗给毓泰,说,小朋友跟哥哥出去玩?真懂事。




bill别过头去,闷笑得肩膀发抖。




小毓泰想踢bill一脚,但顾忌是在大庭广众,只好忍着。忍得面孔都涨红。








苏星宇办完了登机和行李托运,转身要离开柜台,却看见一个小男孩踮起脚,高高举起手,把证件递给柜台人员。




苏星宇看了看一旁跟着bill的小毓泰,再看了看这个单身的小男孩,转头问许诺,“这个孩子也跟我们一起?”




许诺说,“嗯。”




苏星宇说,“这么小的孩子,就一个人,没监护人的吗?”




许诺摇头,“没听节目组说过。”










小孩子办完了登记,松了口气,走到一旁打手机,“爸爸,我办好了登记了。嗯,知道了,我会跟牢叔叔们的。”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苏星宇,“……我不会跟他说话的。”



评论

热度(265)

  1.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富察 容音
  2.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富察 容音
  3. 犹待未归人rou 转载了此文字